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聚灿光电重启定增有玄机 美化融资目的多“圈钱”4亿

聚灿光电重启定增有玄机 美化融资目的多“圈钱”4亿-杨玉环之死

2020年05月29日 19:41:01 来源:聚灿光电重启定增有玄机 美化融资目的多“圈钱”4亿 编辑:越战女兵

聚灿光电重启定增有玄机 美化融资目的多“圈钱”4亿

对比之下,聚灿光电计划用9.5亿元的投资设计多种高端产品,并新增蓝绿光LED芯片950万片的年产能,在投资额比华灿光电少且建设项目较多的情况下,聚灿光电最终会形成多少Mini/Micro LED芯片产能?

业内人士指出,最近两年LED行业供需失衡,行业进入下行通道,处于去库存周期。从技术层面讲,小间距LED持续高景气,Mini/Micro LED在小间距LED的基础上进一步缩小灯珠间距和芯片尺寸,是小间距LED进一步精细化的结果,被认为是未来显示技术的主流趋势和发展方向。

此外,公司最近几个月内有4名董事、高管和监事离职,他们还曾“组团”减持手中股票,这种“先减持后辞职”的操作对聚灿光电意味着什么?

在新的定增预案中,聚灿光电并没有公布认购对象的名单,主要股东是否还会认购新股还不得而知。

董高监相继离职 曾“组团”减持股票

既然公司已经充分利用了再融资新规的有利条款,为何还要终止并且迅速出炉一份新的预案?尤其是在证监会发出问询后仓促抛出一份看上去动机很纯正的预案?

有意思的是,公司今年2月份曾发布过定增预案,在4月下旬证监会出具《行政许可项目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后,公司就终止了2月份的定增计划,而后又立即重启新预案,这其中有何玄机?对比两份预案可知,新预案是旧预案的“美化”版本,但这不能掩盖公司较差的基本面,新增募投项目也存产能过剩风险。

但事实上,聚灿光电2月份发布的定增方案已经利用了大部分修改后的再融资新规;比如:拟发行的股份数量原则上不得超过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30%(旧法的比例是20%);发行价格由不得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均价的80%(旧法是90%);将募集资金全部用于偿还债务和补充流动资金(旧法指导意见是不超过30%)。

2月22日,聚灿光电称,陈伟由于个人原因提请辞去公司监事职务,辞职后将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王艳丽由于个人原因提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亦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聚灿光电称,终止旧定增计划的原因是:基于再融资监管政策环境的变化及相关监管精神,综合考虑行业发展趋势、竞争格局和公司发展规划等因素,为稳妥推进经营发展战略落地,故终止。也就是说,公司终止旧定增方案是因为内外环境发生了变化,尤其是考虑到再融资政策的变化的因素。

尽管聚灿光电扩产项目包括Mini/Micro LED芯片产品,但并没有给出最终形成的产能。而聚灿光电同行——华灿光电的募投项目比较有针对性,华灿计划投资13.9亿元,建设形成年产95万片4英寸Mini/Micro LED外延片。

2019年,聚灿光电、华灿光电、乾照光电的扣非归母净利润都为负值,可见行业整体景气度不高。不过华灿光电、乾照光电2018年的扣非净利润都为正,只有聚灿光电经连续两年扣非净利润亏损,公司靠主业盈利的能力还有待提升。

4月28日,公司称项芳南先生由于个人原因提请辞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辞职后将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新预案“美化”融资动机公告显示,聚灿光电新的定增方案较2月份的旧方案有了很大变动:拟募资总额由原来的6亿元变更为10亿元,多募资4亿元;募资用途中把原来的偿还有息负债变更为扩产升级项目;认购对象由9名变为35名且没有公布具体名单;定价基准日由公司第二届董事会第二十六次会议决议公告日变更为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期首日;限售期由18个月改为6个月等。

从扣非归母净利润连续为负、偿债能力弱于同行,主营产品毛利率大幅波动等财务指标看,聚灿光电的基本面并不乐观。尤其是,公司所处的细分行业景气度下降较快,龙头持续扩张,收入规模袖珍的聚灿光电的日子愈发难过。

资料显示,聚灿光电的主营业务为LED外延片及芯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业务,主要产品为GaN基高亮度蓝光LED外延片及芯片。A股上市公司中,三安光电、华灿光电、乾照光电、兆驰股份以及台股晶电等都生产LED芯片。

公司业绩不振,聚灿光电的董事、监事和高管也在近期相继离职。

此外,聚灿光电加护新增950万片蓝绿光LED芯片产能或许还面临过剩风险。截至2019年末,公司芯片产能为1197万片,在建产能为480万片,如果新增的950万片产能及在建产能都达产,则公司产能会比2019年末增加1倍多。目前,行业景气度不高,且龙头大规模扩张,市场集中度提升,聚灿光电未来能否消化扩张的产能还存在疑问。

同时,公司也不再将全部募资用于偿还债务及补充流动资金,取而代之的是用于高光效LED芯片扩产升级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金额分别为7亿元和3亿元,补充流动资金的比例没有超过30%。尤其是用7亿元募资加码主业,定增的动机比2月份那次显得较纯正。

5月22日晚,聚灿光电发布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下称“新预案”),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募资不超过10亿元,用于高光效LED芯片扩产升级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来源:聚灿光电公告在短短的三四个月时间里,公司4名董事、监事和高管相继离职或同时离职,又曾组团减持股票,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

1月6日,公司发公告称,殷作钊由于个人原因提请辞去董事、审计委员会委员及战略与决策委员会委员,辞职后将不担任公司任何职位。

从业绩规模看,晶电的收入规模最高,是行业龙头之一,2019年录得收入159亿元,聚灿光电和乾照光电的收入垫底,分别实现收入11.43亿元和10.39亿元;从偿债能力看,聚灿光电2019年的资产负债率最高,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最低,因此偿债能力最弱;从盈利能力指标看,公司2019年的毛利率仅次于三安光电,但整体波动较大,2017-2019年的毛利率分别为28.97%、7.43%和12.9%,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7.39%、8.57%和16.49%,波动更大。

新增产能存过剩风险新定增预案显示,聚灿光电高光效LED芯片扩产升级项目主要是用来研发与制造包含Mini/Micro LED、车用照明、高功率 LED 等在内的高端 LED 芯片产品,并形成蓝绿光LED 芯片950万片/年的生产能力,项目建设期为2年,税后投资回收期(不含建设期)为 4.11 年。

在这样的背景下,公司拟投入的募投项目是否会给公司带来转机?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聚灿光电重启定增有玄机 美化融资目的多“圈钱”4亿

据2月19日《聚灿光电6亿定增背后:财报黯淡,大股东边质押边认购》的报道,在旧的定增方案中,公司实控人、控股股东潘华荣及第二大股东孙永杰分别拟认购新股1800万和940万,认购金额上限分别为2.03亿元和1.06亿元,合计占拟募资总额的50%以上。但两位大股东似乎又“缺钱”,wind显示,潘华荣未解押股权质押数量为4560万股,孙永杰为3290万股,分别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的60.91%和70%,质押的目的多为融资需求。两位股东一方面质押公司股票融资,另一方面又拟大额现金认购非公开发行的股票,操作让人费解。

基本面难言乐观聚灿光电新出炉的定增预案描绘了未来产品升级扩产的蓝图,但仅凭一纸方案,还不能改变公司基本面不乐观的现状。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离职的4为董高监曾“组团”减持。2019年10月30日,公司发布公告称,殷作钊、项芳南、陈伟和王艳丽拟分别减持手中部分股票,截至2020年5月20日,除项芳南未减持股票外,其他三位基本按计划减持完股份。

友情链接: